虞则西。

沉迷雷狮的盛世美颜。

[主韩张]霸图的老将他们扎堆脱团啦!(4)

1

  QQ上。

  百花缭乱:喂……黄少天真的和喻文州在一起了?

  君莫笑:睡都睡一起了。

  百花缭乱:……那张新杰和韩文清还睡一个房呢。

  君莫笑:谁的房?

  百花缭乱:韩文清的。

 

 

 

2

  君莫笑:哟,不错啊,张新杰被韩文清搞到手啦?六年,啧啧,真够长的。

  百花缭乱……

  已经接受联盟大半都是基佬这个设定的张佳乐无话可说。

 

 

 

3

  百花缭乱:你呢?

  君莫笑:我什么?

  百花缭乱:你的

  百花缭乱:姘头。

  君莫笑:……

 

 

 

4

  君莫笑:不是职业的。

  百花缭乱:我靠叶修你居然对普通玩家下手!有公会吗?

  君莫笑:蓝雨的。

  张佳乐不是很想回消息,现在他一提起基佬庙就胃疼。

 

 

 

5

  张佳乐要和韩文清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侧面讨一点正副队的八卦。

  张先生并不承认后者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6

  “韩队啊……”

  “怎么了,什么事?”韩文清瞥了一眼张佳乐。

  张佳乐一脸便秘。

  张佳乐欲言又止。

  “有事赶紧说。”韩文清皱眉。

 

 

 

 

7

  于是秒怂的张佳乐开口:“韩队你,和副队在一起了?”

  “噗——”

  被喷了一脸口水的张佳乐很庆幸没有习惯性地给韩文清倒水。

 

 

 

8

  “你……”韩文清给他递了一张卫生纸,神色复杂,“你和孙哲平谈恋爱了?”

  “……嗯???”

  “这我就要好好批评你了韩队你这是什么脑回路???”

  “……叶修说的。”

  叶修我X你大爷!!!!

 

 

 

9

  张佳乐此时如图沐浴在微草和煦的阳光下,韩文清的目光温柔得如王杰希让他禁不住掏出自己的钱包。

 

 

 

10

  他按住伸向兜里钱包的麒麟臂,暗暗诅咒叶修这辈子没孙子。

  “你……千万别信叶修那混蛋说的。”

[主韩张]霸图的老将他们扎堆脱团啦!(3)

(1)http://335238516.lofter.com/post/1dfe9b0c_d6a4a6c

(2)http://335238516.lofter.com/post/1dfe9b0c_d83d30d


拖了一天致歉orz小说本放在车上忘拿了……


——————————

1

  韩文清深深地觉得自家副队好像误会了什么,以至于让他晚上独守空房(?)。于是他沉思半晌,去了张新杰的房间。

  张佳乐目送韩文清去了张新杰房间的方向,神情不知为何悲壮得像看一个即将赴死的战士。随后他当机了一天的大脑转了两转,打开QQ,逮着一个难得活着的叶修发去了消息。

 

 

2

  百花缭乱: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大新闻啊!

  君莫笑:别吵,boss呢。

  君莫笑:你不会是霸图派来干扰我的吧?心真脏啊,你马甲哪个?

  百花缭乱:滚滚滚滚滚!我们霸图没你那么心脏!

 

 

3

  百花缭乱:正经的!我好像发现了霸图内部的惊天大秘密!

  君莫笑:霸图老板贪污受贿?

  君莫笑:诶不对啊,霸图的秘密给我说?你想来兴欣就直说嘛,价钱好商量。

  百花缭乱:……滚!!!

 

 

4

  张佳乐生气地关掉君莫笑的聊天窗口,点开了头像同样亮着的夜雨声烦。瞥见右下角一个笑字头像又在闪啊闪,张佳乐内心微微一笑,狠狠地打开了聊天窗口。

  君莫笑:找黄少天去了?我劝你别。这个点你找他,明天喻文州得找你麻烦。

  君莫笑:就是那种特别渗人的笑,你懂得。

  君莫笑:听哥的,别打扰人家的亲亲爱爱。关于被打扰的感觉,哥感同身受。

  百花缭乱:……??

 

 

5

  张佳乐把这几条消息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看了五遍,再确认标点符号真的不是问号语气也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成分之后,彻底懵了。

  他用仅存的智商思考了两秒,大爆手速。

  百花缭乱:叶修你说清楚你什么意思你想表达的是我想的那样吗??

  君莫笑:虽然不知道你想的是哪呀但看你的反应应该就是那样。

  百花缭乱:真的真的是我想的那样而不是我脑补过度?!!

  君莫笑:是啊,哥有小男朋友了。

  百花缭乱:没说这个!黄少天和喻文州那个!

  君莫笑:你不知道?

  百花缭乱:什么???男朋友???!!

 

 

6

  君莫笑:……

  君莫笑:呵。乐乐与联盟脱节了呀。第二都没戏了哟。

  百花缭乱:滚!!!!

 

 

7

  第二天,张佳乐黑眼圈重成熊猫、精神恍惚的样子让韩文清惊讶地屡屡侧目。

  “他……暖暖玩了通宵?”同样受到惊吓的队员偏头悄悄问林敬言。

  “不……不清楚啊。”林敬言目睹了张佳乐“咚”地倒在桌子上,嘴里还叼着吸管的全程后,迷茫的回答。

 

 

8

  张佳乐一头倒在桌上睡了个天昏地暗,一早上愣是动也没动。等他起来,脖子僵硬得和石头一样,面前的豆浆早已凉透了,吸管还被他叼在嘴里。队员已经开始吃午饭了,餐桌很是难得得围了一圈人,看他醒了,队员稀奇的打了声招呼:

  “早啊!”

  早你妹!

 

 

9

  张佳乐郁闷的把豆浆喝完,走回房间冷静地自己摔倒床上冷静地开始思考人生。

  当他对这个基佬的联盟产生绝望时,门被敲响,是林敬言。

  倚着门框的张佳乐绝望中透着希望的眼神着实让林敬言脆弱的心脏狠命跳了一下。

  “咳,韩队担心你,副队叫我来看看情况。

  “……”张佳乐听罢几欲摔倒。林敬言下意识伸手扶住。

  “哦……谢谢,我没事。下午帮我请个假。”

 

 

10

  此时张佳乐却想起了远在兴欣在叶修的魔爪下受苦受难(bu)的方锐,同情的目光不由得扫过林敬言全身。

  沐浴在仿佛如来的目光下,林敬言差点泪流满面。

  乐乐你什么眼神还能不能好好的做朋友了……


[酒茨]吞啊,阿爸什么时候能把五个茨木喂了

ooc有
灵感来自于一张截图,对面是五个茨木。
酒茨太棒了qqq

————————

  自从上次圣诞节许愿给自家沉迷喝酒无法自拔日渐消瘦无心带狗粮的思春鬼王酒吞一堆茨木以缓解他的悲伤,顺便解放我的钱包后,我觉得我已经偷渡成功了。

  不,跑偏了。甚至跑到了北冰洋。简直透心凉。

  茨木得到了,这很好,第一次抽到了之后我非常开心。我怀着初为人父的喜悦把小茨木举到我们家酒吞面前,我看到他一甩葫芦,跟我抽到茨木一样从地上蹦了起来。

  然后默默把葫芦捡回来,拍拍身上的灰佯装淡定。

  崽,别憋坏了。茨木你拿去玩吧。我面无表情地想。

  接着我看见鬼王从我手里抢走小茨木,抱着就准备往森林里跑。我立刻觉得不好,叫住他。

  崽啊,你带茨木吗?

  嗯。鬼王显然很不耐烦。

  ……要不是我非没有姑姑我还用得着求你哦!

  但我还是要保持微笑。我说,崽把阿爸刚抽到的爷爷也带过去吧。

  鬼王更不耐烦地皱眉,盯着我看了好久,直到我衣袖中右手的符里捏好仅差0.1秒时,他跳到我身后一把捞起爷爷的金鱼尾巴转身就走。注意,是捞。

  好歹尊重一下老年人啊喂……



  小茨木很快长大了。快到让我以为这破森林里藏了什么催生素一样。而爷爷……依然是那个爷爷。

  吞啊你到底有没有带上爷爷你给我说清楚!

  把爷爷甩给萤草后,日常感叹了一下草总发达的胸肌,我迎来了我偷渡后的第一次召唤。有点小激动,万一又是一个茨木呢?人生总是要有点妄想的嘛。

  光暗下去,我傻眼了。法阵里的赫然是一个小妄想,阿不,小茨木。

  当我把小茨木二号抱到酒吞和茨木一号的面前时,酒吞的表情很丰富,旁边的一号就可爱多了,他懵逼地看了一眼我怀里的二号,愣愣地问:“安倍晴明你学会克隆了?”

  是啊是啊,你还不知道阿爸准备克隆出第三个第四个你呢。我想。

  如果现在的我能回到那时,我真想狠狠地给自己一嘴巴。

  我问酒吞这次带二号的时候能不能算上爷爷,只见酒吞的眼神在我的身上停留了一秒,然后我就懂了。

  呸!鬼王恋童癖!

  第三次抽到茨木,我把三号举到酒吞面前,又一次欣赏到了酒吞丰富的表情。

  “就当童养媳吧……”我听见他嘟囔了一句。

  他们都是茨木啊鬼王,茨木童子不是一个品种!

  接着,仿佛上帝给我打开了一扇门,门后面还有一扇门,还有一扇门,还有一扇门……

  我把茨木五号六号提到酒吞面前时,他已经见怪不怪。看也不看一眼,指了指不远处的空地,意思是本大爷忙着呢,放那儿就行。

  我忍不住开口:“阿爸想把二三四五六号融到一号上……”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酒吞举起了他的葫芦,獠牙冲着我。

  这时候我总算还是记得开个结界。不过崽你还记得你的阿爸是谁吗萤草出来吧!

  “吾友,我感受到了你的强大!怎么了,是要和安倍晴明决裂吗!吾友大可不必和阴阳师合作,吾友可是站在鬼族巅峰的男人!”我看着茨木一号已经幻化出鬼手,有点怂。

  鬼王看也没看茨木,扫我一眼,充满怜悯,大概意思是本大爷今天饶你一码你可以滚了。

  好生气哦可我还是要保持微笑。我在萤草强壮的臂弯中感受着她健硕的胸微笑着滚了。


  最后,我看着仓库里成堆的蓝符,看了看树底下六个茨木,最后拐到阴阳寮大门口,冷笑一声,把五个茨木摆到了防守位。

  这就是我偷渡的故事。最后我要说,祝愿鬼王精尽人亡,吸吸。

[主韩张]霸图的老将他们扎堆脱团啦!(2)

  今天多更点?大家新年快乐鸡年大吉吧。

——

1
  张佳乐为了一探真相,决定调整作息,不顾早上队员见了鬼的眼神,每天跟在正副队屁股后边进餐厅。最终他发现,从开派对那天开始,张副队这五天了,晚上都会在韩文清的房间睡觉。

2
  第六天,张佳乐在训练的时候偷偷摸摸地把韩文清叫出训练室。

3
  韩文清看着张佳乐。
  张佳乐看着韩文清。
  韩文清看着张佳乐的眼睛。
  张佳乐看着韩文清的鼻子。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4
  一分钟过去,韩文清不明所以地朝一脸纠结的张佳乐比个手势,转身准备开门继续训练。

5
  估计……张佳乐也恋爱了啊……

6
  韩文清还没来得及思考他为什么要用“也”字,张佳乐就急忙抓住他的手腕把他拉住。
  他问:“张新杰为什么睡你房间里?”
  “你喜欢他??”韩文清光速转身,疑惑中带点愤怒的表情让张佳乐绝地自己是一个被金主的老婆捉奸在床的小白脸。

7
  张佳乐:“……”呸,什么破比喻。
  还有队长你脑子里的火车是跳崖了是吗???

8
  张佳乐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索性就没有表情地盯着脸上尴尬地能凝成字的韩队。就算他智商二百八也无法理解现在的情况。两人就一直在他和韩文清的一问一答后僵持着……

9
  此时,
  张佳乐与韩文清手拉着手,四目相对闪出无限深情。张佳乐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下一秒便会说出动听的情话。两人的眼里容不下别人,仿佛天地间仅剩这天造地设的一对(?)。
  张新杰出来找韩文清时顺理成章地看到了感人至深的一幕。

10
  韩文清:“……”不你听我解释。
  张佳乐:“……”我跟韩队真的没什么。
  张新杰:“……”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你们……继续。”

  #嗨呀,只能说张奶爸,脑洞是病,得治啊。#

[主韩张/副双花叶蓝林方]霸图的老将他们扎堆脱团啦!(1)

大概是我第一篇完结小说吧(哈
我爱霸图,霸图爱我♡
微博 @城南临安-伊尔伊尔哟
欢迎互关w

1
  “今晚我跟你睡。”
  张新杰抱着枕头在十一点过五分时出现在了韩文清的寝室门前。
  韩文清首先揉揉眼睛确认站在门口的确实是自家副队没错,又低头狠狠地看了一眼手腕上那个据说一百年走不会走慢超过一秒的手表确认现在已经是11:05无疑,最后他眼中毫不掩饰地惊讶让张新杰不得不扶了扶眼镜开口解释:“他们,太吵了。”
  哦。张佳乐在办派对。

2
  韩文清把身子让开,看着张新杰把枕头扔到床上,他把韩文清看了一半的录像关了,电脑保持待机。韩文清拿起张新杰胡乱扔到床上的枕头,揉吧揉吧放好。还好,床足够大。韩文清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

3
  11:10,两人背对背躺下。感受着自己床边下陷产生的弧度,韩文清觉得自己竟然有点久违的紧张……印象中,跟副队睡到一张床上,好像……还是第一次。
  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来纪念一下。

4
  忽然,背后传来张新杰迷迷糊糊的声音,他说:“韩文清,”
  “刷牙了吗?”
  韩文清:“……”
  “没有。”
  “去刷。”声音清晰了很多。
  韩文清翻身下床刷牙。

5
  出来的时候,张新杰面对着洗漱间的方向闭着眼,眼镜搁在床头柜上,镜片闪着光。白色的灯光打在皮肤上。
  韩文清愣在原地,头一次觉得张副队不戴眼镜时那么好看。

6
  不是眼镜的问题,张新杰素来一丝不苟地绷着脸,现在放松下来便显得甚至有点可爱,与白天的严肃形成强烈反差。
  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反差萌。
  韩文清满脑子跑火车,动作也呆滞了。他歪着头一直欣赏着闭上眼面部线条柔和下来的张新杰。

7
  带着韩文清在干什么呢的疑问睁开眼却发现韩文清歪着头一脸脖子快断了好痛苦的狰狞表情的张新杰:“……”
  “韩队……你怎么了?”

8
  第二天早上出来上厕所的张佳乐觉得自己好像因为昨晚上玩得太放纵自我而出现了奇妙的幻觉。

9
  嗯??张副队从队长房间里出来的??
  嗯??后面还有韩队也出来了??
  嗯??韩文清为什么面挂笑容好可怕??
  张佳乐吓出了双下巴。
  张佳乐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干脆起床吃饭。

10
  吃瓜队员看见早上六点五十出现在餐厅的张佳乐眼神惊悚。
  此时,状况外的正副队不约而同地把霸图队员组团睡过这个现象狠狠地在心底记了张佳乐一笔。